快乐十分

×

 >   >  正文

畢業眾生相:留京或返鄉成求職抉擇難題 北京孩子租房做起“北漂”

2019-05-13 10:42:48 來源: 未來網
  又是一年畢業季。畢業,意味著大學生涯的完結。而這一完結不過是人生的一個中場休息,還有更大的舞臺在等著一眾畢業生們摩拳擦掌。
  然而,從校內走向校外、著陸在更為現實的社會環境之上,畢業生們的求職、生活、愛情等等,或許都要隨著畢業的到來,如過山車般經受一番上起下落的歷程。
  走或留,路向何方?
  5月午后的北京,炎熱得有些讓人昏昏欲睡。
  但在中國勞動關系學院的大四學生宿舍里,卻沒多少在午休的人。一位在宿舍的大四學生笑著告訴記者,很多人要么在外實習要么出去面試找工作,像她這么“閑”的,并不多。而她之所以“閑”,也是因為已經在家鄉找好了工作。
  蒙寧(化名)是內蒙人,是戲劇影視文學專業的一名準畢業生。不久前,他剛結束了在央視4套的實習,但這個掛著金字招牌的單位,他“理所應當”地沒有留下來。
  盡管距離畢業還有一個多月,但他的求職還是沒有著落,“回家還是留北京”成為憂慮的核心來源。此刻,他正在宿舍樓道里抽著煙。
  午間,一名大四學生在宿舍里刷著手機上的求職信息。未來網 胡晟煜/攝
  他自己也陷入了矛盾,“想留北京,但是也得看能不能留下”“回家?回家能有合適我這個專業的工作么,有可以讓我做的嗎?”
  這一年來,他的簡歷陸續投向了報社、電臺、自媒體、傳媒文化公司等,這也是他很多同學求職時因循的方向。
  可正如他所矛盾的,如果對應他所學的專業,北上廣深等大城市有相對家鄉內蒙更多的崗位,但激烈的競爭環境和大城市的生存壓力,可能也在迫使蒙寧和他的同學猶豫著要投向家鄉的懷抱。
  吳為(化名)是某政法大學的法學專業大四學生。和蒙寧相比,吳為也有自己的焦慮,但他的目標十分清晰且聚焦一處:通過司法考試。
  在紛紛找工作、實習的同學們中間,還在為一紙司考證用功的吳為顯得有些落后了。但是他一心想到律所做律師,而通過司法考試就是必要條件。
  大三的吳為并沒有如期通過司考,于是在大四這一年,他又一頭扎進了圖書館。每當上午6點到7點、下午4點到5點的時間段里,圖書館旁的小樹林背書的身影里,一定找到吳為背書的身影。
  不過,由于目標明確且清晰,吳為還是慶幸自己比那些還不知道選哪條道路的同學們要好過得多。
  租房也是要事
  韋近(化名)是蒙寧的舍友,專業是漢語言文學。作為一名北京孩子,他的就業壓力也不比在京上學的外地學生們要小。他告訴未來網記者,他目前忙著在央視7套的軍事頻道實習,但是能是否能留下成為正式員工,自己也沒太大把握。“如果留不下,只能又找別的路子了。”
  
  張純(化名)與自己的朋友商量合租的事情。未來網 胡晟煜/攝
  同樣是北京人的某高校新聞系大四女孩張純(化名)的工作也落定得差不多了,按照自己的性格和學習經歷,她選擇了一份新媒體運營相關的工作。現在,自媒體發展迅速,競爭激烈,流量爭奪大戰之下,自媒體的運營策劃崗位的門檻也被抬得水漲船高。自媒體相關工作壓力極大,但張純覺得,還是要比經常外出、出差的職業記者要好很多。
  于是,租房已經取代求職成了張純最近最上心的事。雖說家在北京,但單位與家之間的距離讓她不得不考慮起向其他外地學生一樣租房。在“租得近”和“租得好”之間權衡利弊的難度,讓她覺得并不亞于找工作。
  她告訴記者,“很難兩全齊美。住得太遠,早上女孩子還要化妝,起太早的話睡眠不足反而影響工作,北京的早高峰也簡直讓人心有余悸;而如果租一個相對公司近些的房子,很可能租金就能把工資掏空。”她甚至詢問了一圈自己的同學和好友,工作的地點是否與自己距離較近、是否可以一起合租,畢竟,安全性還是女生租房的重要考量因素。張純關注到很多租房網站的信息,有些專門為畢業生推出優惠套餐,蛋殼公寓今年就推出了“椋(liang)鳥計劃”(http://t.cn/EouDBop)專門幫助畢業生租房,張純表示,租房的事還得慎重考慮。
  事業與感情的“較量”
  而對于邱澤(化名)和韓雨(化名)而言,“畢業季就是分手季”的說法這次就在他們這對大學生情侶身上“應驗”了。
  邱澤和女友韓雨都是準碩士畢業生,兩個人的求職從大三直到現在,終于有了結果。外人看來感情要好的兩人,卻最后因為工作的選擇而分開。
  韓雨和邱澤并不在同一所高校,專業上,韓雨是廣告系,而邱澤則是能源專業的工科生。韓雨性格外向,不僅學業成績優異,也有不錯的實習經歷。可在投遞簡歷時,卻沒能拿到太多的面試機會,把所有能去的面試都參加了一輪,愿意給出offer的公司也并不多,拋出橄欖枝的企業也與自己的期望有不小差距。
  而自己的男友邱澤,學習成績普通、也沒太多亮眼的實習和社會活動,卻收獲了比韓雨多出許多的面試機會,這中間不乏一些知名的央企、國企。看著男友的求職情況,韓雨既高興也失落。她也說不清,是否是性別的差異帶來這樣出乎意料的結果。
  只是令韓雨沒想到的是,邱澤拒絕了許多在她看來十分“好看”的工作邀約,而是選擇考取北京市的公務員。而邱澤給出的理由是,即便是央企國企,在許諾北京戶口時,總帶著幾分不確定性,這使他更愿意選擇公務員的崗位,哪怕薪資低于他拒絕的其他家企業單位。
  還陷入“離家近陪伴家人”和“大城市發展事業”之間的韓雨,在“沒得可挑”的情況下只能接受了家鄉的一份市場策劃工作,“我本來就考慮過回家的事,但并不是非常堅定,而且也想跟男朋友在北京一起發展。但從現在找工作的情況看,不夠樂觀。家那邊的那份工作我覺得還可以,離家也不遠,所以我寧愿回去。”
  在她看來,在當下競爭激烈的社會環境下,在保障個人事業發展的情況下再考慮個人感情,才是更為現實、理性的判斷。(文/梁希理)
作者: 梁希理 編輯: 辛欣

推薦

中央新聞網站  專注青少年領域

快乐十分版權所有:未來網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5108號 京ICP備13016345號-1

  |